把脈海口城市內澇 東北風云之黑道20年第二部

2019-01-07  把脈 海口 城市 內澇 

 把脈海口城市內澇系列報道(上)

 一到暴雨天椰城變水城

 8月15日上午8點多,受臺風貝碧嘉影響,海口海秀快速路與長濱路連接路口積水。

 行洪排澇能力如何,是一座城市水系是否發達,管網設施是否先進的量尺。為應對夏秋季的臺風頻至和暴雨頻發,海口已準備啟動南渡江疏浚工程,確保河道行洪暢通,搶下與風雨對抗的先手。但是在城市內澇管理中,一些問題卻已經落了后手。

 8月份以來,海口便反復遭遇強降雨的侵擾,臺風貝碧嘉帶來的巨大雨量對城市所造成的影響依舊讓人難以忘卻。根據海口市市政管理局提供的數據顯示,從8月9日至15日的7天時間內,海口市政道路積水最嚴重時,一度出現高達25條積水路段,積水最深處甚至超過1米,海口瓊山大道、長濱路等多條路段讓市民進入雨天看海模式。

 海口城市內澇的病根在哪里?這病根又該如何去除?為何有多條道路在水漫過膝時,經過治水的美舍河沿線和東西湖周邊卻能一改舊貌,表現出色?自8月以來,南國都市報記者通過對部分積水重病號進行走訪以及多方調查,對海口城市內澇頑疾進行問診把脈,以求得治病良方。

 8月15日上午8點多,海口瓊山大道成了一片海。

 受貝碧嘉影響,海口瓊山大道旁天鵝湖小區積水太深,真變成了天鵝湖。

 望

 一邊積水很快消退

 自8月9日起,臺風貝碧嘉帶來的狂風驟雨,席卷了海口的大街小巷。

 伴隨著瓢潑大雨,不少海口人驚喜地發現,經過生態修復改造的美舍河沿線,已經逐漸擺脫了以往積水難排的情況。沿線路面的大量雨水順管網匯入河道,被排澇能力提高后的美舍河統統接下,送入大海。

 以往碰到大雨,積水基本要等好久才能退,現在只要雨勢一減弱,積水很快就退了。只要雨不大,或是時間不長,基本形成不了積水。在美舍路居住多年的劉阿姨感嘆到。

 在美舍河下游東風橋段的海口市七中廣場,由于其處于該區域的最低點,周邊三條道路的匯水均排入該廣場,最深時積水可達0.5米,逢雨必澇給學校及周邊居民的生活帶來了不小的影響。

 然而,在經過調整豎向標高改造后,順坡排水的廣場在此次臺風期間表現搶眼,除了8月10日下午出現了一定積水外,大多數時間周邊居民可以正常通行。積水都順流排入外側的美舍河了,通行完全沒問題。對于改造后的境況,附近居民豎起了大拇指。

 同樣經過生態修復改造的東西湖,調蓄能力也顯著增強。在臺風來臨之前,相關治理公司就提前排水,降低了東西湖的水位,增加其蓄水能力。在臺風期間,只要沒有遇上高潮位,承接著和平南片區雨水管網的東西湖水位始終處于可控狀態,不僅未漫出至路面,還為該片區排澇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邊仍在看海

 病號A:瓊山大道路面和附近低洼地都被水填滿了

 8月15日上午10點,雨勢較小,但在瓊山大道坡上村路段、儒教村段、汽車城段,卻是一片汪洋。積水早已把附近的低洼地填滿,并已基本淹過兩側路面馬路牙子,車輛雖然還能勉強通過,但是通行速度緩慢,行車如行舟。

 這里早已經是老大難問題了!正在該積水路段蹲守的排水工人介紹,只要一下雨,必定有排水工人在此處蹲守,排水泵車在這里駐點強排,也是常有的事。但由于強排積水的去處首先是附近的低洼地,一旦低洼地飽和,這里的積水便無處可去。

 除了瓊山大道主干道外,從該道路通往天鵝灣、美林灣小區的道路,同樣是積水成河,一周都不能消退。小區居民無奈只能每天趟水,出行苦不堪言。

 病號B:長濱路新修道路竟出現3處積水點

 2017年7月,長濱路全線開始功能性通車,但就是這樣一條全新鋪設的道路,卻在不到3公里內就有3處積水點。

 今年8月15日上午11點10分,隨著新一輪強降雨的開始,記者在西海岸長濱路中海油站段看到,這里有五六個排水井蓋已經被管涌沖開,積水正在往外冒。

 隨著降雨的持續,至12點15分,長濱路除了中海油站段外,五源河體育館段、快速路匝道均積水深度達到25厘米左右,積水路段長度加起來達400米左右。在這樣的積水路段上,一般只有越野車或其他底盤較高的車輛涉水通過,不少小車不敢冒險通過,只能無奈掉頭。

 據排水工作人員介紹,13日早上雨勢更大,長濱路因積水嚴重一度無法通行,幸好市政排水部門及時采取泵車強排等措施,才沒有造成太大交通影響。

 海口蒼峰二路被水淹得完全看不出來這是條路

 8月15日上午8點多,海口長濱路五源河體育中心附近的下水道井蓋被沖起。

 問題出在哪?

 聞

 一邊科學治水增強河道排澇能力

 說到美舍河沿線等此次強降雨中表現出色的優等生,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資源能源所副所長王晨說,美舍河在完成綜合治理后,河道的雨洪蓄排能力有效增強,極大地緩解了流域的內澇問題。

 據介紹,美舍河流域范圍內以雨水管道排水分區為控制單元,按照源頭減排、過程控制、系統治理的總體原則,結合片區舊改實施進度安排,對居住小區、道路、廣場、公園等地塊構建滲、滯、蓄、凈、用、排的海綿設施。

 聽起來似乎很抽象,但在王晨看來,這是美舍河綜合治理工作中的精髓理念,它利用河道兩邊的綠帶空間,構成六位一體凈化海綿設施,不僅凈化水質,還能發揮滯蓄功能,有序組織雨水徑流,減緩峰值流量排入到河道的時間,為行洪提供了充足的時效。同時,通過退堤還河把河道斷面拓寬了,構建起一個淺灘生態島彈性空間,在強降雨高水位的情況下,提高行洪能力的功能。

 而在東西湖,隨著海口PPP治理公司對湖內淤泥進行了清除,增加了湖的容積,同時還在人民公園北門及博愛南路口兩處溢流口設置了提升泵等截流設備,隨時調節湖水水位。下雨時我們會將兩處閘口全部打開,雨水會順利經過湖內,從大同溝入海。鐵漢生態東西湖項目總監張云龍說。

 一邊水系被占壓截斷積水排不掉

 瓊山大道病因

 前期修路不修管網

 下游邁雅河被占壓和萎縮

 瓊山大道位于南渡江海口段東岸,是通往機場的主干道之一。這條道路為何會積水?海口市排水管道養護所所長黎軍分析了當中的原因。

 據介紹,瓊山大道在規劃修建時,兩邊遍布農田水塘洼地。當時修路時只是進行了路面建設,雨水、污水管網根本沒有,積水靠直排附近的水塘洼地。該大道北段2017年5月按市政化道路鋪設排水管網,南段則只在道路兩邊路沿石位置每隔二三十米設一個進水井和35米長的導流溝,通過收集雨天路面的雨水排向道路兩側的土明溝,通過東側水系匯集排入仙月仙河、邁雅河,向北排入大海。

 隨著這些年道路兩邊土地開發速度加快,兩側低洼地被人為填高后蓋房子,導致雨天大量雨水排入瓊山大道,加重瓊山大道排水負擔。與此同時,作為江東片區瓊山大道沿線雨水的主要行泄通道,邁雅河隨著周邊的無序開發,河道也不斷被占壓和萎縮,長滿了水浮蓮,無法順利承接目前經上游低洼地排放的瓊山大道沿線雨水。下游邁雅河水系也未疏通,道路兩側來水量較大,這便導致了瓊山大道的積水往往長時間難以消退。

 長濱路病因

 工程施工封堵原有排水明渠截斷了原有水系河道

 作為全新鋪設的道路,長濱路的積水原因,也跟水系被占壓、截斷有關。

 原來這里有條長豐溝是連接五源河排向大海的,但是房產開發修路把河溝截斷了,上游的水都往這流,這段路是低點就容易積水。據該路段排水工作人員介紹,受臺風降雨天氣影響,致使上游水系的流水全部往長濱路低洼地帶流,在該路段排水管網還在施工的情況下,排水所能做的只是動用電源泵車在此蹲守應急排水。

 海口市水務局規劃計劃處工作人員也向記者介紹,位于長濱路西南片區上游美牙水庫水系,經長豐溝流入,整個水系面積約10平方公里,由于該片區進行房地產開發建設,地下公共管廊和路網建設,從多個方面將原水系占壓、截斷。

 同時,在附近長秀大道修建的地下管廊工程為了施工方便,也封堵管廊監控中心處原有排水明渠,這些水流被附近大型商業房小區阻擋后,只能通過開發商埋設的一條狹小管道排入長濱路雨水系統。由于臨時管網排水能力不足,導致大量地表水系來水涌到長濱路路面,形成嚴重積水。

 問

 為何改造了那么多個積水點內澇頑疾卻仍久治不愈?

 2014年完成8個積水點改造、2015年完成8個積水點改造、2016年完成7個積水點改造在一張《海口市中心城區20142016年已完成改造積水點示意圖》上,清楚地記錄著近年來海口市政部門在積水點改造工作方面的努力。

 在大多數市民看來,道路積水的問題就是一個個積水點的問題,可為何這些年這么多積水點都改造好了,海口內澇頑疾卻仍久治不愈?

 由于我們市政排水部門處于管理末端,以往只能就某一積水點進行改造,這種做法猶如蜻蜓點水,這里點一點,那里點一點,只能是一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末端治澇行為。海口市排水管道養護所所長黎軍坦言。

 就海口城市內澇問題,據海口市政部門分析,長期以來,海口在城市排澇方面的歷史欠賬、短板還比較多。城市部分區域在開發時,城市水系被破壞,人為占壓排洪河道等排水設施比較普遍,造成椰海大道白水塘段、瓊山大道、濱涯路、文明東與板橋路口等道路積水長時間不能消退。未遵循先地下后地上的建設時序,部分排水管網、泵站等設施建設滯后,導致排水管網未連通、無排水出路等問題,造成雨天積水。現狀大部分市政排水管網設計標準不高,排水管網普遍采用一年一遇(24小時降雨量不超過35.5毫米)標準建設,難以滿足大暴雨天氣下的排洪需要。雨天遇高潮位時河道水位高漲頂托,道路排水受阻,導致河道周邊路網出現積水。

 為何規劃建設樓盤和道路時

 沒有保護水系和完善管網?

 海口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從常理來說,道路建設和商業開發用地的選址,都應考慮到對水系水域的避讓,保障其不對周邊水生態環境造成破壞。但是由于海口城市化建設較快,存在著土地出讓在前,保護規劃在后的尷尬境況,這也讓一些已經被賣出的土地或已建設開發的道路及樓盤的施工單位,將對水系的保護甩在了腦后。隨著城市開發建設的不斷進行,原有用來排洪的自然水系也不斷被破壞、占壓,再加上之前重地上、輕地下的建設觀念,相應的地下管網沒有及時跟上,這便導致了新的積水點不斷出現。

 2015年,《海口市藍線規劃》正式實施,開始起到了約束和規范藍線范圍內的各種建設活動、有效防止城市水系功能退化的作用。但是在此之前,道路及地塊規劃建設主要是由各級規劃部門的控規和詳規來管理,缺乏完整系統的整體規劃。這名負責人表示。

好彩0567 海原县 | 淮北市 | 南宫市 | 隆林 | 陕西省 | 长宁县 | 南康市 | 平乡县 | 临桂县 | 南通市 | 东阿县 | 工布江达县 | 沭阳县 | 利辛县 | 盈江县 | 旬邑县 | 罗平县 | 玉林市 | 呼玛县 | 竹北市 | 陵水 | 伊宁市 | 正安县 | 克拉玛依市 | 桓仁 | 宁陵县 | 巴林左旗 | 正安县 | 汽车 | 竹北市 | 伊吾县 | 灵台县 | 天气 | 大厂 | 榆社县 | 根河市 | 塘沽区 | 阿克苏市 | 柳州市 | 佛学 | 兴隆县 | 永泰县 | 黄平县 | 外汇 | 思南县 | 麻江县 | 甘德县 | 临江市 | 江西省 | 重庆市 | 且末县 | 田阳县 | 凌海市 | 邢台县 | 浏阳市 | 清苑县 | 灯塔市 | 东平县 | 榆林市 | 绿春县 | 疏勒县 | 夏河县 | 庄河市 | 蒲城县 | 扎囊县 | 砚山县 | 儋州市 | 梁山县 | 嘉兴市 | 莆田市 | 甘泉县 | 新竹县 | 深州市 | 华容县 | 太谷县 | 赞皇县 | 晋州市 | 微博 | 凌云县 | 鲁山县 | 监利县 | 田阳县 | 溧水县 | 洪雅县 | 哈尔滨市 | 景洪市 | 武鸣县 | 长海县 | 商水县 | 阜平县 | 汪清县 | 崇州市 | 丹寨县 | 喀喇 | 普格县 | 湖北省 | 汤阴县 | 孟津县 | 古田县 | 吴堡县 | 开封市 | 池州市 | 门源 | 漳浦县 | 辉县市 | 高雄县 | 开化县 | 昆明市 | 定边县 | 福安市 | 鄯善县 | 昌宁县 | 元阳县 | 库尔勒市 | 曲松县 | 大渡口区 | 东平县 | 阿城市 | 高邑县 | 綦江县 | 方正县 | 吉隆县 | 滦平县 | 抚松县 | 茶陵县 | 镇沅 | 大兴区 | 邢台市 | 广平县 | 都安 | 开封市 | 鲁山县 | 古丈县 | 五指山市 | 新龙县 | 罗甸县 | 兰考县 | 昌吉市 | 峡江县 | 措美县 | 集贤县 | 嵩明县 | 正蓝旗 | 阜南县 | 罗甸县 | 寻甸 | 贵德县 | 红桥区 | 三江 | 横峰县 | 桃源县 | 巴彦淖尔市 | 惠来县 | 汤阴县 | 泉州市 | 卢龙县 | 会同县 | 龙江县 | 尼玛县 | 洪洞县 | 连州市 | 绵阳市 | 彭阳县 | 枝江市 | 全州县 | 益阳市 | 龙州县 | 遂溪县 | 安溪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滨海县 | 平泉县 | 昂仁县 | 浦城县 | 高碑店市 | 昭觉县 | 济南市 | 镇安县 | 社旗县 | 宜川县 | 新宾 | 酒泉市 | 葫芦岛市 | 许昌市 | 建始县 | 克拉玛依市 | 淮北市 | 莱阳市 | 石楼县 | 南岸区 | 虹口区 | 平利县 | 七台河市 | 井研县 | 锦州市 | 遵义县 | 台东县 | 新闻 | 兴宁市 | 陇川县 | 曲麻莱县 | 怀安县 | 彭水 | 灵山县 | 资溪县 | 金湖县 | 江孜县 | 尉氏县 | 哈巴河县 | 西昌市 | 万荣县 | 都匀市 | 鸡泽县 | 德州市 | 洪江市 | 高雄县 | 乌拉特后旗 | 民丰县 | 台南县 | 本溪 | 东乡族自治县 | 海盐县 | 遵化市 | 香格里拉县 | 大姚县 | 武鸣县 | 五大连池市 | 玉田县 | 赤壁市 | 阿鲁科尔沁旗 | 韩城市 | 集安市 | 会理县 | 安新县 | 张北县 | 准格尔旗 | 长岛县 | 民权县 | 尤溪县 | 南城县 | 南通市 | 凉山 | 鲁山县 | 辉南县 | 宁晋县 | 古蔺县 | 康保县 | 金湖县 | 孙吴县 | 武夷山市 | 咸丰县 |